金凌他舅妈

画画使我头秃_(:з」∠)_

姐妹们好!姐妹们今天发射你的小心心了吗!!!!

_(:з」∠)_感觉比手绘稿好一丢丢

摸了一个少年金木_(:з」∠)_

[苦]情人节搞事大巴车 糖+车

警察叽x伪逃犯羡
#ooc我的,忘羡亲妈的#
#垃圾作者垃圾文,轻喷#
#车走评论链接#
#要小心心和小蓝手♡︎#
#没屁放了#

01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杀手这种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每次追捕魏无羡都像一场博弈,可谓步步惊心。

他那一片摇曳着的衣角在黑幕中掠过,生生撞进这灯红酒绿霓虹灿烂,暗地里掀起轩然大波,表面上却又平静如斯。

浮世依旧喧嚣,自欺欺人。

警局里24小时都是有人守着的,只是到了这黑灯瞎火的时候,值班室里只剩下一个守夜的小警员撑着脑袋与周公斗法。

而蓝忘机那间临时腾出来的办公室也还亮着灯,蓝警官本人也还在废寝忘食的读着那份早已烂熟于心的文档,似是想从那寥寥几字中嚼出点什么名堂来。

那双本是抚琴的手无意识的敲着桌角,直到那无意敲出的节奏逐渐清晰成曲,浮于眼前,熟悉得令人心悸。

蓝忘机有那么一霎的愣神,手上的动作也顿了一顿,屋中一下子寂静无声,片刻,他抬起手揉了揉眉心,静静望着手中的资料出神。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并不大,外面的小警员更是毫无知觉,还与周公是不打不相识,此时大约已酣然入梦。

蓝忘机抬起头望向窗户,果不其然,一个黑色的身影悄然而至。

只见那人明晃晃的笑着,压低的声音里透着藏不住的狡黠笑意——

“蓝湛!陪我喝酒!”

02

“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的,有来源于灵魂的契合,有刻入骨血的相惜,有朦朦胧胧的天意,还有渴望,有哀伤。”

“我们姑且称之为,缘分。”

爱情这东西来的也快,不过这去的快不快就不好说了。

便就如某人的一抹笑容,真的可以穿越时空直达心底,在不经意间就惊艳了时光。

本来应该斗个你死我活的警察和逃犯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这画面真是莫名其妙的和谐。

当然,是魏无羡单方面有说有笑。

魏无羡翘着二郎腿靠着皮质的沙发上,歪着脑袋听酒吧里嘈杂的音乐,斑斓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留下几块深浅不一的阴影。

他一只手端着一杯浮着白沫的啤酒,笑嘻嘻的看着蓝忘机道,“蓝湛,都说好了出来陪我喝酒,你这样怎么行?”

蓝忘机坐的极其雅正端庄,硬生生在这光怪陆离的酒吧里坐出了世外仙人的脱俗来。惹得来来往往的小姑娘频频注目。

蓝忘机抬眼看了一眼魏无羡那极糟糕的坐相,没接话。

魏无羡也不尴尬,放下杯子凑上前问到,“你怎么来这儿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可那眼神分明在说,“还不是因为你。”

是咯,追捕魏无羡一年了,人没抓着酒倒是喝了几回了。

当然,也是魏无羡单方面的喝酒。

魏无羡哈哈一笑,拉着蓝忘机又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什么楼下的早餐铺又涨价了啦,这里的警察拿着通缉令楞是没认出他啦,天南地北,满嘴跑火车。蓝忘机倒是习以为常,时不时“嗯”一两声示意魏无羡他在听。

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

魏无羡想,不然他为什么单单爱逗蓝湛这个和他完全不搭调的人?还从高中一直到了现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缘,妙不可言。

说着说着魏无羡杯子里的啤酒就见了底,魏无羡正想再喊一杯,蓝忘机眉头一皱拉住他道,“少喝点。”

魏无羡一下子恶胆向边生,挑挑眉,笑着转手揽住蓝忘机,恬不知耻的调戏道,“呦~蓝二哥哥这是关心我呐, 没事,你羡哥哥我千杯不醉——蓝二哥哥,你也来一口呗~”

“一醉解千愁呦~”

这人挂在别人身上笑的一脸欠揍,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那小古板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笑的更加开心,酝酿着满肚子坏水想着要怎么接着调戏。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蓝忘机突然冷冷清清地开口问道。

“啊?”魏无羡思绪被打断,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扯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说到,“哈哈哈哈谁知道呢?”

“看情况吧——好好的咱不说这个,”魏无羡直起身子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酒,冲蓝忘机摆摆手,“蓝大警官,你真的不来一口吗?”

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喝酒的样子,多可惜啊。魏无羡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还是没接话。

得,沉默是金。魏无羡心说。

只不过魏无羡确实也没觉得蓝忘机会喝,他认识蓝忘机那么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过人家喝酒,魏无羡有点惋惜的摇摇头,半真半假道,“蓝二哥哥~你可真是不解风情。”

谁知道下一秒,一双骨节分明,修长好看的手就在魏无羡见了鬼的眼神洗礼下接过了酒杯。

蓝忘机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

魏无羡心里暗道,我滴个乖乖,根正苗红的蓝家模范青年蓝忘机今天居然在我的教唆下破禁了,罪过罪过。

然而半分钟不到,蓝忘机又顶着魏无羡的眼神,闭上眼揉了揉眉心,身子一歪,倒了。

魏无羡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僵了。

他心说,夭寿了。

03

魏无羡被喝醉的蓝忘机拉住,他咋咋呼呼半调戏半顺从的被拖了一路,最后干脆放弃抵抗,难得安静的乖乖任蓝忘机拖着走。

蓝忘机见身后被拖着走的人突然一言不发,有些紧张的停下回过头看着魏无羡。

这突然一刹车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撞到了蓝忘机怀里。

“啊,蓝湛,抱歉。”魏无羡刚想着退出来,背后一双手就紧紧环了上来。

魏无羡:……哇,刺激。

04

魏无羡觉得今天的蓝忘机格外可爱。

魏无羡觉得喝醉的蓝忘机万分可爱。

魏无羡还觉得抱着自己不撒手的蓝忘机可爱到爆炸。

蓝忘机把魏无羡紧紧箍在怀里,魏无羡被蓝忘机独属的冷清的檀香气息包围着,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到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去了。

魏无羡试探着叫到,“蓝二哥哥?”

“嗯。”蓝忘机应到,随即好像是觉得这样答太少了,又补了一句,“我在。”

“二哥哥,喝醉啦?”魏无羡从蓝忘机怀里抬起头,眉眼弯弯的看着他道。

“嗯,喝醉了。”蓝忘机对上魏无羡的眼睛,语气认真。

“蓝二哥哥你这是破禁了,该不该罚呢?”

“该罚。”

魏无羡被他这幅乖的不行的小样极大的取悦了,得意忘形的伸出一根手指去戳蓝忘机的脸。

谁知蓝忘机竟一偏头,咬住了那根作恶的手指。这动作让魏无羡不由想起了某种不好的生物,魏无羡打了个寒战,“蓝湛你属狗的吗?!松口!”

蓝忘机看他一眼,赌气似的咬的更紧了,魏无羡欲哭无泪,嚷嚷着,“蓝湛!你干什么啊,疼!”

蓝忘机闻言才松了口,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顿了一下,又把魏无羡那根手指轻轻握住,蜻蜓点水似的亲了一下,口中念到,

“痛痛都飞走了。”

您的好友蓝忘机对您使用会心一击。

蓝忘机那种万年不变的冰冷语气也能说出这种孩子气的话,魏无羡的萌点被狠狠戳中了。

魏无羡简直喜欢死喝醉的蓝忘机了,“蓝二哥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呀。”

“你可爱。”蓝忘机小声说。

魏无羡没听清,“啊?”

“你可爱。”蓝忘机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魏无羡,一字一句道,“你最可爱。”

魏无羡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今天就是故意来撩他的。

蓝忘机浅琉璃色的眸子紧盯着魏无羡,目光灼灼,专注地仿佛这世上只有魏无羡一人一般。

他静静搂着魏无羡不撒手,魏无羡挣不脱也就懒得挣了,不知羞的顺着蓝忘机搂着自己,却被他这炙热的目光盯得一阵心悸,心下暗叫糟糕。他心想要是蓝忘机用这种眼神去看哪个姑娘,准能把人迷的七荤八素的。

果真是色令君昏。

05

“世间草木皆美,人不是。

 中药很苦,你也是。”

杀手不是真正的杀手,警察倒是真正的警察。

魏无羡做卧底很久了,一年?两年?三年?好像没有那么久,又好像不止。

总之挺久了。

魏无羡眯了眯眼睛,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和温家人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江中的小舟摇摇晃晃摇碎一池金箔,一块块碎金铺在碧水上甚是好看,远处是黛青色的远山和烟青色的天,融在一块便是水天一色,颇具江南烟雨的妙意。

魏无羡独自一人走在江南的街头,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早,也格外冷,街上没什么人。

又许是因为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路上的人皆是行色匆匆,慢悠悠走着的魏无羡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魏无羡对过年没什么概念,他的记忆仅仅停留在小时在江家一家人吵吵闹闹坐在一块吃团圆饭,他和江澄往别人家里扔二脚踢,阿姐熬的莲藕排骨汤……

时间残忍把这些原本就少的可怜的记忆也撕的支离破碎,他能忆起的只有一点点难以拼凑起的片段。

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事。

叔叔和阿姨去世了,阿姐也没了,江澄也不比他过得好,都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也不会有人等着他,不会有人陪他吃上一顿团圆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过的都像同一天,他是画外人不知尘间喜悦,只有无人知晓的彻夜难眠。

“团圆酒”祭故人,也祭未亡人。

只是这些痛苦早已融入漫长岁月,融入他无所谓的笑。

谁心里没藏着点经年成疾的苦痛,要不怎么说众生皆苦呢。

魏无羡可以隐藏,同样也隐藏的很好。

有言道,人经点苦难才能沉淀下来,只是这苦未免太苦,未免太重,憋久了,又无处安放,便不是沉淀,是折磨。

人太苦,是会垮的。

唯独去年过年在姑苏做任务,蓝忘机陪他看了一晚上星星。

其实那天晚上天暗的要死,什么都没有,两个大男人坐在山上吹冷风冻成傻子了都快。

魏无羡坐着喝酒讲着话,蓝忘机安安静静的听。

那真的是魏无羡为数不多的对过年的清晰记忆了,和蓝忘机一起。

那天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但是有蓝忘机。

魏无羡也没有看见星空,他只看见了蓝忘机眼里的星辰大海。

和他眼里那个笑着的自己。

魏无羡突然想起今年除夕夜前一天是情人节,感慨着单身狗连年都过不好了。

转念一想,他嘴角忍不住扬起,今年和蓝湛去看烟花吧,他想,如果可以的话。

06

“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蓝忘机喝醉那天,魏无羡最后被拖到了蓝忘机家里,他打死不让魏无羡离开一步,甚至有非常明显的要把魏无羡藏起来的意思。

反正魏无羡是这样觉得。

也不知道蓝忘机对“藏起来”这件事是有多深的执念。

总之一直闹到半夜,蓝家人可怕的生物钟作祟时,才消停下来。

第二天一早魏无羡在蓝忘机家吃了早饭就走了,蓝忘机喝酒断片,完全不记得昨天自己干了什么。

魏无羡独自走在街上,没想到蓝忘机熬的粥还挺对自己胃口的,魏无羡心想。如果能一辈子喝蓝湛熬的粥就好了。

想到此处,魏无羡眸色一沉,再等一等,很快了,等这次结束了,很快了。

07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

魏无羡被困在废墟里。

本来准备趁着时机好,和温宁他们里应外合打温家人个措手不及,把他们的制毒窝点一锅给端了。不过温家人果然还是留了后手,只是魏无羡没想到,到了最后真有忠心的把炸药点了搞同归于尽。

他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有一会儿他还以为自己被炸瞎了。

后来朦朦胧胧看到些东西才知道自己命还挺硬,颇有些庆幸。

魏无羡努力想看清周围的环境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他这才发现自己眼睛没瞎也受了伤,看什么都如雾里看花,而且这里面本来就没什么光线,他这双眼睛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魏无羡用手摸索了一阵子,不由感叹自己真的是命大,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两块钢筋混凝土板子架在一起搭出的一个狭小空间,这两块板子帮他挡住了落下来的杂物,不然早就被砸死了。

虽说运气是真的不错,魏无羡现在的情况也是真的不怎么样。

他估摸着除了眼睛出问题了之外,肋骨应该也是断了几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肋骨插到了肺,呼吸起来嘴里的血腥味一下比一下浓,行动都要小心翼翼的,一不小心就会牵动伤口。

废墟里白天黑夜也分不清,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无尽的黑暗。

魏无羡渴的嘴唇上起了一层干皮,他靠在角落里闭着眼睛尽量减少体力消耗。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烧了,有点晕乎乎的,他闭着眼,眼前却全是蓝忘机。

蓝忘机那双载着万千星辰的眼睛离得很近很近,他说,“你最可爱。”

思及至此,魏无羡嘴角忍不住扬起,却又扯到伤口一下子疼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叹了口气,声音哑的可怕,“蓝湛啊……”

我可能……见不到你了。

魏无羡摸摸找找,不知从哪里摸到了一根管子,他便开始时不时敲着板子求救,“咚,咚咚咚……”

魏无羡无意识地敲着,但他隐隐觉得这调子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

他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还伤到了脑子。

魏无羡努力回忆着。

他想起了某个夏夜的晚上,那天的夜空里是有星星的,微微吹着晚风,吹得人有些微醺。

他说,“蓝湛,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

“……好。”

……

少年人略带稚气的脸庞浮于眼前,熟悉的让人心悸。

美好如斯。

魏无羡又笑了。

魏无羡觉得自己真是烧糊涂了,他甚至隐隐约约闻到了蓝忘机身上清浅的檀香,魏无羡暗想着,真是栽在蓝忘机手里了。

他睁开眼睛望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突然,上方传来一阵响动,一束阳光穿透黑暗,直直照了过来。

魏无羡一时没适应光亮,他有些艰难的眯着眼睛,也只看见了一个朦胧的轮廓。

但这就够了,他知道,这是蓝忘机,这是他的蓝湛。

这就够了。

魏无羡忍不住心中喜悦,刚被人刨出来,就不顾一身伤的揽住了蓝忘机,嘶哑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我还想天天和你上床……”

“蓝湛……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那我……以身相许好不好?”

蓝忘机眼里带着血丝,他双手颤抖的轻轻抱住魏无羡,声音都哑了,道——

“好。